阅读使生命成长

陈培德

有人说,“后现代”是一个众说纷纭、没有权威和标准,以及“不信”的时代;也有人说,社会进一步后现代化的趋势是:“常识被边缘化,而所谓‘深奥知识’却被赋予无上权威。”遂特博士(Leonard Sweet)却在《鸽子型教会》(Soul Tsunami;中译:校园)一书中指出,这根本是弄错了!“后现代文化”其实是渴慕灵性、小本经营灵性的文化。遂特更列举出在13个范畴里,上帝其实是“大受欢迎”的(注1)!真正的问题是我们有没有用正确的演绎和表达方式,向世人道出那万古长青的真理和耶稣的故事,以及耶稣在你我生命中所谱写的生命诗歌。笔者确信,要想做到这一点,教牧和信徒都必须奋起阅读,这是扭转时代的重要一环。

近年来电脑科技的极速成长,网上资讯发达,令人误以为一个无纸时代真的来临了,新世代的人无须阅读书本。事实上,在无边的网上虚拟世界,图像音效和文字符号,是组成信息的两类大不相同的构成元素。前者是吸引使用者眼球的“必杀”手段;后者则是内容的表达和掌握之根本功夫,必不可无。

艾杰奇(John Eldredge)在其著作《起死回生》(Waking the Dead;中译:校园)的第1章里提醒读者,基督徒的人生,其实是一场长期争战,是前往应许之地的长期战争,上帝应许信他的人得生命,就是得丰盛的生命;问题是,我们也当好好地把自己武装起来,就如同使徒保罗所教导的,信徒要穿戴全副的军装,包括真理的腰带(《弗》6:10-18)。

除了读圣经外,也要好好读属灵书籍,使生命成长。基督徒必须早日养成主动、广泛和有规律阅读的良好习惯,以免在后现代的“现实”世界中,因“落伍”、欠缺“根基”而随“流”失去。新约圣经“门徒”一词,希腊文源于“学习”的字根,即指被教导及学习的人。作耶稣门徒,除了该认真地效法基督外,更应是个学习求知、求真的信徒,让信仰有根又有基。

阅读其实是对外在世界的探索,使我们可以因掌握充足资讯和知识,知所决断,知所应对。阅读又是对自身生命的潜藏素质进行开发。当我们读到书中作者的某些思想,并顺着生命的地脉去搜寻,我们内里蕴藏的宝藏就有可能被发现,生命中的“兴奋神经系统”也得以被启动。这是一种生命与生命、心灵与心灵间的感应和互通。

阅读能帮助人扩充和集中本身所具备的潜能。一个人藏书的累积,也标志着他生命成长的演化过程,他的气质和性格特质也会在其中呈现出来。

阅读也是在旅途中寻觅向导和良伴的过程。著名英国神学家麦格夫(Alister E. McGrath)称这样的基督徒生命成长探索过程为“搭便车”。在教会历史的进程里,历代属灵伟人如同云彩般围绕着我们,在信仰之旅的每个重要站口前,借着他们的先行经验、著作、生平和思想,成为我们旅途的陪伴和激励,帮助我们越过顶峰和低谷,让我们知道如何应付疲倦、消极、茫然和无所适从的情境。

斯托得(John Stott)在他的小书《别埋没你的头脑》(Your Mind Matters;中译:香港,种籽)中指出,理性发展对基督徒生命十分重要,而开发头脑的重要途径之一就是透过阅读。

作为21世纪的基督徒,除了要有正常的灵修生活、教会生活外,还应该要有一个良好的阅读生活。基督徒阅读大致可以归纳为两类:一般性书籍的阅读(general reading),和属灵书籍的阅读(spiritual reading)。前者可以增进我们的知识,以及对事物、新闻事件的了解;后者则可以滋养我们的灵性,帮助我们灵命成长。借着阅读属灵书籍,我们可以:

一、与作者交换思想;二、对真理加以反思;三、借鉴他人的见证和经验;四、让灵里的需要获得滋养。

保罗提醒提摩太:“你要以宣读、劝勉、教导为念……这些事你要殷勤去作,并要在此专心,使众人看出你的长进来。”(《提前》4:13-15)一个真正有智慧的基督徒,能思想所阅读的书籍,然后将其中道理付诸行动,使从阅读得来的知识变为自己的一部分,使生命得以长进。阅读又深又广的牧者,他们的讲道多是内容丰富,所举的例证和应用都是很能切合时代的。

基督徒若决心建立阅读的习惯,也应考虑该读些什么书籍,以及如何读得较有系统。本文仅提出4个路向,供读者作阅读的借鉴:

(一)阅人、阅情

近读梁文道新着《读者》一书,很同意他在书中的主张,认为阅读其实是个人嗜好和习惯的建立。读书不是一种很离世、很出尘的行为,每个人平时就该有阅读的习惯,就像饮食和听音乐一样,人人都可以做个“正常”读者。然而,阅读早已在许多华人教会牧者和信众中,成为“失落久远的艺术”了,谁来关心?!

如同读经灵修一般,许多人都曾下过决心拿起书本阅读,至终却未竟全书,如此功亏一篑的经验俯拾皆是。要克胜无法完成阅读第一本书的心魔,读者不妨先从读人物传记类书籍入手,建立个人阅读习惯。因为这类书籍所描述的人物经验和经历既真实又亲切,阅读起来比较轻松容易。

笔者年轻时就翻阅过不少伟人传记,如《暗室之后》、《五十年来》、《史怀哲传》、《这是我的立场》等,不过大都是囫囵吞枣、水过鸭背,体会不算特别深刻。随着年岁渐长,笔者近年来偏好搜集大量人物传记阅读,除了部分是为了供写作参考外,更重要的是发现原来人物传记中充满了情感、人性和生命真谛,足可体会名实相符的“人情趣味”(human interest)!

读《大师的轨迹》,可以透视已故奥地利裔美籍管理学大师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一生的历练,看他如何本着基督信仰原则,来建构西方现代管理学思想;读《都是恩典》,滕近辉一生的坚持和委身事奉,就活现在我们眼前;读《改变由我开始》,看见蔡元云如何自述个人成长历程,并且在香港蜕变的重要时刻,与这城踏浪同行;读《勇敢的降服》,可以了解华理克师母(Kay Warren)的生平事迹,她如何与癌病争战,以及近年来她如何委身关顾爱滋病患……阅人、阅情,对生命启迪良多。

(二)阅思、阅辨

进入“后文字”时代,图像化和娱乐化的表达手法,成为新人类涉猎知识的模式,阅读理论和学说类书籍被绝大多数人视为畏途。简言之,“后现代现象”以“思想”宜简单化,“思考”为“非必需品”来装扮一个人!四分之一个世纪前,余达心在他的鸿文《如何阅读?》中说得好:“值得读的书,通常都是读起来比较吃力的书;读来全不费力的书,可能不值一读。然而,一本真正的好书,其思想的发展一定非常清晰、绝不混淆,也没有多余的言论,其结构也一定非常简洁;亦即是说,一本好书其实并不难读,我们之所以觉得它难,是因为它给我们从未想过的东西……”(原载《读书人》第1期,1984年3月)

从初期至今,教会其实一直面对着教内、教外,各样不同思想和异端邪说的严厉冲击,至今情况依然险峻。今天人类进入多变的世代,转变和急变成为这一代每个人共有的经验。面对世局变幻莫测,基督徒通过阅读,培育独立思考和辨识的能力,更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笔者年轻时,有幸读过《如何使思想正确》(Robert H. Thouless, Straight and Crooked Thinking)、《逻辑新引》(殷海光着)等著作,打好了边阅读、边思辨的基本功。现今信主经年,更要好好啃点“大师级”的经典、“厚实”的著作,诸如鲁益师(C.S. Lewis)、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司托德(John R.W. Stott)、托伦斯(T.F. Torrance)、依路(Jacques Ellul)、麦奎利(John Macquarrie)、莫特曼(Jurgen Moltmann)、麦格夫(Alister E. McGrath)等,透过思辨,好好消化,一生必受用无穷!

(三)阅灵、阅欲

翻开西方文艺经典,古老如《神曲》、《天路历程》、莎翁名著等,早把人性光明和黑暗之争、异教和正统的缠斗、灵与欲的挣扎,透过文字剧情,精彩地表述出来。中世纪教会走向禁欲和修道主义,在公开场合只谈灵性,这些“禁书”反成为人人趋之若骛、刻意收藏的“私房书”。

为了方便管治,一些今天看来很“规矩”的书,也都曾被以宗教、政治和色情之名,列作被禁之选。《圣经》、《他勒目》、《忏悔录》、《九十五条》、《孤雏泪》、《富兰克林自传》、《美丽新世界》、《齐瓦哥医生》、《顽童流浪记》、《动物农庄》、《一九八四》、《飞越疯人院》、《古拉格群岛》等,都曾榜上有名,足证阅读自由的基本人权何等可贵!

前述艾杰奇的代表作品《我心狂野》(Wild at Heart;中译:校园)和《麻雀变凤凰》(Captivating;与妻子Stasi合着,中译:校园)二书,分别向男性和女性读者发出当代的“解放宣言”,让读者重新面对成长中被“阉割”了的内心渴望,迈步复原和释放之路,做回“真正的男人”和“真正的女人”。

灵与欲本来就是建构著作受欢迎的两大重要元素。得奖名著如远藤周作的《沉默》、三浦绫子的《冰点》、《冰点续集》、《雁狩岭》等,都曾是信徒爱读的作品,是演绎人类性善、性恶张力上乘之作。新近译就出版的得奖小说《小屋》(The Shack)、《圣徒叔叔》(Saint Maybe)、《青铜弓》(The Bronze Bow)和《阔柏岭之恋》(The Prodigal),也都是细腻描绘爱恨恩仇的好书,爱好文艺的读者不容错过。

(四)阅世、阅俗

英、美两地校园出版社(InterVarsity Press)前资深编辑赛亚斯(James W. Sires),是笔者十分敬佩的前辈。他现年76岁,早年从密苏里大学获文学博士学位,在多所大专院校教授英文和哲学课程。30多年前,在薛华(Francis A. Schaeffer)的影响下(两人合着The God Who Is There和The Mark of the Christian二书),他毅然转行,担任编辑、从事写作,献身打造基督教文化,著作等身。

笔者认为他最主要的贡献有二:第一,鼓励青年阅读,训练思考能力(其相关著作包括:How to Read Slowly; The Joy of Reading; Discipleship of the Mind; Habits of the Mind);第二,帮助读者建立整全的世界观(经典代表作是The Universe Next Door,该书如今在北美被超过100所基督教院校采纳,作为指定教科书),造就更多有根有基的人参与文化建构。2001年,他为前捷克总统兼诗人哈维尔(Vaclav Havel)撰写传记,藉哈氏生平来言志,可见他一生持守文化使命,到老不休。

多面向阅读,是人建立整全世界观的有效捷径。《世界观的故事》(How Now Shall We Live?)、《世界观的交锋》、《正反不合》,都是这方面值得一读的好书。

基督徒要建立整全世界观,并操练灵性,到底是为了什么?北美福音派教会近年兴起了许多美好榜样:赛德荣(Ronald J. Sider),唤醒基督徒应与贫穷人分享所拥有的,操练过简朴生活;贝碧琦(Rebecca Manley Pippert),在毕业生中催生了一个光盐群体,以集体见证和影响力回馈社区;史蒂文斯(R. Paul Stevens),倡导灵性要“落地”、“入世”(Down-to Earth Spirituality);唐慕华(Marva Dawn),身体力行地呼吁基督徒要敢于对世俗文化说“不”……

让我们奋起阅读,使我们终生受益!

注:
1. 《鸽子型教会》(台北,校园),548-561页。
作者为香港德慧文化图书有限公司执行长,多年来致力推动信徒阅读。邮址: ptchan@vwlink.net

本文选自《举目》第42期

 



留言

此内容将保密,不会被其他人看见。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Image CAPTCHA

会员登录

查看购物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