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作的回应

王一乐

基督来了,神的国透过基督的掌权临到这个世界;基督透过教会夺回人心,并在这个世界掌权。基督教会的发展史从来就是一部在与世界互动过程中的历史,教会必须在神设定的世界历史处境当中回应时代,传扬福音。

社会与经济的发展,会对教会产生相当直接的影响,并可能促成重大事件。例如16世纪的工业化、城市化与印刷技术,即是当时宗教改革的背景与土壤。印刷术一方面极大降低了教育成本,另一方面又促成了原典(包括圣经)的普及与信息的传播。如果没有当时急剧的社会变迁与相应的科技发展,宗教改革可能不会发生。

如今,以互联网为主体的信息科技,正在快速重塑我们的生活形态、对财富进行再次分配,并改变社会结构。对此加以关注,是教会必须做的。

从信息网到个人网

1993年问世的Mosaic 网络浏览器,引发了网络信息科技的飞速发展。全球化的信息网络,极大程度地缩短了人的通讯距离,结果之一就是,大量欧美的工作外包到亚洲。欧美2000年到2003年的经济衰退,就是网络科技与相应经济快速膨胀的结果。

与网络科技相关的新兴教会事工,也相继诞生。传统事工亦纷纷通过网络科技,提升事工效率或拓展事工范围。在这一时期(即上世纪90年代末与本世纪初),教会界的网络事工,多是指通过网站提供静态信息,或是在论坛与博客上进行文字事工。

随着网络科技的普及,网络应用开始呈现细节化与多样性。例如,近几年相当火爆的社交网(如美国的Facebook),已经不同于以往以信息交流为主要目的的网站,更着重于临在感、同在感的体验。而以twitter为代表的微博,为情感与个性表达,提供了更多方便。

网络应用正不断朝着多样化与个性化的方向转进,形成了权威网站、公认博客群、社交网、微博等适用于不同需要的谱系。便利的手机上网,更催化了“网络生活化,生活网络化”。

正因为如此,“网络事工”的内容越来越难定义。网络技术与网络空间,令教会事工面对巨大的契机与极大的挑战性。

教会是一张由神的子民组成的人际网,社交网的成功,对教会的组织与牧养应该有很大的启发。教会可否利用社交网与微博技术,促进与提高(当然不是取代)分区团契和教会成员间的互动?在牧师的家庭探访与个别辅导的同时,可否利用网络技术,加构一层教牧关怀机制?已经有英国圣公会的牧者,开始进行这方面的尝试了。

我们的阅读习惯,也在改变。手机已经可以让人随时随地上网阅读各种版本、甚至希腊与希伯来原文的圣经,并且同时提供词典与注释功能。5年之后,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带纸版的圣经进入教堂?也不知会有多少人,在牧师讲道的同时,会查阅不同的注释书?

我们常讲“文以载道”,以为媒体只不过是传递“道”的工具,其实,媒体能从很大程度上影响我们对信息的理解。比如,保罗写书信的时候,预计受众会用阅读的方式,领受书信的结构与道的内容;而福音书,则是对口传史的编辑与整理。因此,声情并茂的语音圣经,可能帮助人理解福音书,另一方面却可能不利于信徒对保罗思想的把握。还有,电子圣经无需通过翻阅查找经文,而是搜索即可,这是否会破坏圣经的整体感?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网络空间创造出一个虚拟世界。随着网络科技的发展,这个虚拟世界变得更加真实,也更加虚幻。

由论坛、博客、社交网编织出的,是真实还是虚拟的世界?在论坛、博客、社交网上进行宣教事工,是否有必要,甚至是必须的?

如果以文字为载体的论坛、博客、社交网,可以算作真实世界的延伸,那么使用三维动画技术,兼具社会与游戏功能的“虚拟世界”,是否还算真实世界的一部分呢?或者,从多大程度上,可以算是真实的?

Second Life(再生),是英语世界最大的网络虚拟社区。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塑造一个形象(Avatar),可以是人,也可以是动物;可以居住在这个计算机模拟的世界中的某一城市,与另一个Avatar结婚、组成家庭。

Second Life 有着一套完整的生活与治理规则,城镇模仿西方的选举和城邦自治原则。而iPhone等手机,更能使人的“再生”“与“此生”寸步不离。

Second Life的使用者,在Second life里交友、“过日子”。更有甚者,因为在Second Life里遭遇情感挫折,而自杀。

基督徒可否在这样一种如真似幻的世界中传福音?对于那些因为各种原因(回教地区、身体疾病等等)不去教会的人,能否为他们组织周日的网上崇拜?在Second Life 里,佛庙、清真寺、犹太会堂林立,可不可以有教堂?如果有,如何对待圣礼(洗礼与圣餐)?

美国湾区的生命教会(Life Church),不仅有一所可见的教堂,在Second Life中也有一间虚拟教堂。英国圣公会的牧者,也在Second Life里盖了一间Anglican Cathedral。这是大胆的尝试。

网络科技与应用,不仅在改变着人的社会结构与生活方式,同时也在不断挑战我们的事工形态,并探寻我们的信仰底线。无论是赞成还是反对,我们必须做出神学与教牧性的回应。我们不得不回应。

作者来自中国,现居美国新泽西州。

本文选自《举目》第46期



留言

此内容将保密,不会被其他人看见。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Image CAPTCHA

会员登录

查看购物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