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砸了,怎么办?

搞砸了,怎么办?

为坏决定找最好的结果
《彼得前书》 5:8-10;《约翰一书》1:5-10
 
1. 觉察失败
 
在杨腓力(Philip Yancey)写的《有话问苍天》(Where Is God When It Hurts? ),他提到麻疯病患者一个特别的缺憾,就是他的患处完全没有痛的感觉。即便他们把手摆在火上面烧,或被老鼠把脚趾头咬掉,都没有任何感觉。小伤口可以恶化到化脓,损伤成为致命,只因痲疯病人没有痛的感觉。他们面容变形不是因为疾病造成的,而是没有痛感。因此,疼痛是一种祝福。
 
同样的道理可用在小瑕疵上,若不处理,很快会变成大错。因此,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敏感去感受失败的痛苦,这反而保护我们蒙福。我们应为失败引起的痛苦而喜乐,那是对健康生命的保障,但我们对痛的信号会采取什么行动,是另一回事。
 
2. 声言失败
 
园林社区教会(Garden Grove Community Church)的哈罗德‧英格伦(Harold Englund)说了一句妙语,“我下一个蛋,一定会签上自己的名字,并高高地举起让大家看见。”这做法一举两得,是个好忠告。
 
首先,这样做是让我们不说模棱两可的话。说 “我搞砸了!”比起含糊其词地遮掩自己所留下的痕迹更有建设性。认错是得医治过程的第一步;若我想逃避担当所犯的错,就不可能得医治。
 
其次,凸显自己的错误让人知道是一个绝妙的策略。害怕失误,是人之常情:谁都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有错。有时, 怕被人发现而受控告的焦虑,超过了实际的经历。当我们公开自己的愚蠢, 也会化解敌意。柔道的秘密就在于用攻击者的力道借力使力;不正面抵挡,而顺势迎战。认错亦然;当我不遮掩我所做的, 我就是清白磊落的。
 
有趣的是,我发现这样做通常更为安全,会众中有牧者心怀的人就会拦阻住攻击者。一旦我自承愚昧,就不容易受到攻击。这不但是有益的,更是对的。如果我错了,认错比竭力躲避,让我在道德上更能站得住脚。诚实地认错会受到尊重;即使因此而受责备,也能去补救我造成的损害。
 
3. 承认失败
 
若我们的错误是犯罪性的,又该如何行?一种习惯性的犯罪太难对付了。一位有同性恋癖的教会领袖, 他面对自己深陷的罪悪, 咬牙发愤戒掉了这恶习,不再犯了。现在他失去了一切,孑然一身, 留下的却是信仰和决心支撑着他, 他定意做对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他放弃了犯罪, 这决定让他走上恢复得平安的路。
 
最关键的是:知道我需要负责,直到我了解并陈述了我当负的责任,否则我会一错再错。但当我觉察(recognize)、确认(admit),并公开承认(confess)我犯的错,我就可以从中学习并成长。
 
──詹姆斯.柏克莱(JAMES D. BERKLEY),本文选自《领袖的诚信
 
 
问题:作为教会领袖,你是如何面对失败的?我们该如何抗拒自己那想掩盖错失、罪恶和失败的倾向?在教会中,我们该如何鼓励这种坦然和成熟面对失败(相对于掩盖)的文化?
 
你可以在下面评论,或直接发电邮给:BCL编辑
 
 


留言

此内容将保密,不会被其他人看见。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Image CAPTCHA

会员登录

查看购物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