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合一:培养你的团队合一的3个关键要素

培养你的团队合一的3个关键要素

《传道书》4:9- 12

合一,在教会的长执会或教牧同工当中是什么样子?我们怎样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不幸的是,我们很难为合一下定义。它是一个模糊不清的名词。我们会很容易地察觉到它究竟有没有存在,但很少人会花时间去仔细地把它必须有的元素描写清楚。但无论我们想要达到的团队合一的程度为何,如果我们要认真地建立并维持这个合一,非常重要的第一步就是,明确地决定我们所要的是什么。

当我起初把合一作为优先选项的时候,我发现无法去衡量它。当我开始问一些它到底是像什么的实际问题时,答案也不如我预期的清晰。

合一有容许教义分歧的余地吗?如果是的话,到什么程度会太多?投票结果不是全体通过,我们还能合一吗?我们彼此的关系要有多亲密?合一是否意味着我们是最好的密友?我们是否一定要同吃感恩节晚餐?

终于,我找到三个不能再削减的最低标准,来清楚说明我一直在寻找的。它们成为在长执会或在同工间可以用以判断我们做得如何,和我们的目标何在的标准。它们构成了可行的合一领导团队的定义。你的列单可能不一样。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1.     教义上合一

2.     尊重及友谊

3.     理念上合一

教义上合一

在教义上的合一,我指的是同意我们教会的信仰声明,却不一定完全是神学或政治上的统一性。

每一个教会都会有不能削减的最低神学教义要求。有些教会,它是一份冗长而详细的文件。另外一些教会,它是几条简单的声明。不管如何,为了维护教会的完整,在领导地位上的人必须诚实地持守它。

但除此以外,我们要有寛广的心怀。如果耶稣把奋锐党的西门(痛恨罗马占领的造反派)和税吏马太(与罗马人合作者)放在同一个团队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不能让对今天争议性的议题有强烈分岐的人,仍在合一的旗帜下一起往前进。

事实上,坚持要统一标准的合一根本不是合一。它是个廉价的赝品。发自真情和合乎圣经的合一,是发生在当我们愿意把那既真实又热烈的分岐放到一边去,只因为认识到我们的分歧和我们服事的王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对基督徒来说,争议性的议题经常在变。一个10年的战场是另一个10年没人关心的冷板凳。今天的战争多是在其它方面:政治,环保,或神学上的细节。毫无疑问的,你们教会有自己的争议题目,这是从你们独特的文化,背景,和神学传统所带出来的。

那么,我们怎样才能容纳这种多样性而不被破坏呢?关键在于事前明确地决定哪些事情是我们不要争论的,然后让大家清楚明白这些问题是不能踏足的禁区。

这并不代表我们的长执和同工没有发表强烈意见的自由。而是说,他们不能强迫每一个人都跟他们一模一样。若他们觉得某件事是个重要的议题,甚至是非常重要的议题,那是可以的。但如果他们把它当成是最重要的议题,而这议题会造成分裂和争吵,那就不可以了。

明确地说明哪些事情是你们要或不要彼此争论的,会让你省去许多的麻烦。在每一个我被邀请去仲裁有关神学的纠纷里,争论点从来不是为了教会教义条文里的解释。它常是一些边缘的议题,但却被有些人认为是基本的议题。

如果我们没有事前弄清楚哪些事情是我们不要争论的,迟早就会有人把他们自己所喜欢的教义或政治议题,加到基要不可缺的教义条例里去,然后(凭着这条例)与所有不同意的人作战。

尊重及友谊

一个合一、健康的服事团队的第2项要点就是,尊重及友谊。这并不表示每个人都是你最要好的朋友。但却意味着我们必须能和谐相处,以避免当团队要一起来解决一个棘手或困难的问题时,让沟通误解、成见和个性的冲突构成障碍。

然而,我在许多长执会(甚至一些同工) 中发现他们彼此间很陌生。他们可能知道彼此的姓名和点头之交,仅此而已。

当我来到北海岸教会(North Coast Church),一个长执会成员正经历严重的心理问题,而另一位的婚姻正在触礁,但其他人却一点没看出来。我们的关系如此肤浅,难怪我们发现合一是那么困难。

注重发展情谊,能获得丰厚的回报。它让在长执会里的服事,变成一个可以享受的愉快经历。不同于以往很难找到愿意服事的人,我们怱然变得很难有人愿意离开。

这也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开会的驱动力。朋友之间和陌生人之间,互动的模式是非常不同的。朋友容易让你看到他的脆弱面,而陌生人把底牌放在心里不让人知道;朋友往往选择相信对方,而陌生人常是谨慎和带有疑心;而当谈到不确定的问题,朋友之间会辩论,而陌生人间会争吵。

理念上合一

一个合一、健康的服事团队的第3项要点是,理念的合一。简单的说,它的意思就是大家在优先次序和事工的方法上,有基本的认同。 

比起教义的合一和真诚的友谊,理念的合一是较难达致的,因为需要很长的时间去达成共识。对我们而言,用了将近4年的时间,我才能诚实地说,我们整个团队是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并对达成目标的最佳路径有了共识。

但一当大家有了共识,每件事都会变得更容易。我们不再需要就每个议题,再回头去征得每个新长执会成员或新同工的同意。我们的方向已被确立,如何达标也有了共识。
就跟教义的合一一样,理念的合一并不表示每一个人的想法都一致。我们不想制造克隆人)或全体一致;我们可以有很大的不同意的空间。但如果我们的合作要有功效,我们必须看同一张乐谱。

请仔细想想,多半发生在教会的争吵并不是为了神学问题或事工目标;它们通常是为优先次序和方法。当戴维和帕特(Dave and Pat)为了如何使用金钱(把它留起来作建堂或用来聘请青少年牧师) 而争吵,他们争的是优先次序。当凯利和华特(Kelly and Walt)为了诗班或吉他加上大喇叭哪样更好,他们争的是方法。他们都是为了敬拜上帝,只是在什么是最好的办法上有不同的想法。

这就是为什么建立并培养一个有共享的事工理念(shared philosophy of ministry),是一个牧者、长执会和同工为维持合一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赖瑞‧奥斯本(LARRY OSBORNE), adapted from Sticky Teams,  Copyright 2010 Zondervan.

讨论和应用:

1.我们的团队有没有要求教义的合一?有引起任何议题没有?对这点我们需不需要更多的关注?

2.我们的同工都彼此视对方是朋友吗?我们如何努力让大家更熟悉?

3.我们事工的优先次序及方法,有没有让团队成员不满?若是,该怎样处理? 

 

上文为北加州研习会3篇讨论和应用示范文章之第1篇,如果您觉得此文有用,请转发分享给您的朋友!

如果您在北加州,请在优惠期间报名(4月30日前)。研习会报名网页:BCLWorkshop.EventBrite.com

系列文章回顾:
1. 团队精神的基础:一切始于我们对上帝的感受
2. 得胜团队的特质(Qualities of a Winning Team)

 

加入“建造教会领袖”免费通讯,与其他4000位教会领袖一同收到:1)事工最新进展;2)精选实用文章;3)最新出版材料试读本。
同时,您也将可以立刻免费获得两份赠品:
赠品1:《教会领袖访谈录:倾听5位知名教牧的领导智慧!》
赠品2:《灵命操练:7篇评估文章胜过灵命成长的障碍!》

 



留言

此内容将保密,不会被其他人看见。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Image CAPTCHA

会员登录

查看购物车